首页 > 玄幻魔法 > 跑路后我成神了[无限] > 100-104

100-104

目录

    第101章 疯狂戏剧(六)

    台下的团长雅巴沃气得挥舞着手杖:“愣着干什么啊, 赶紧继续演下去啊!”

    有异变的裂嘴怪物注意到落单的“少女华莉斯”,张着大嘴垂涎欲滴地盯着她,不断朝她逼近。

    就连那个魔术师, 也滴着口水朝她靠近。

    “少女华莉斯”已经顾不上什么剧情和表演了,她下意识地一掐手诀,眉心一热, 想要利用自己的精神控制能力彻底摧毁这些怪物的运动神经, 将他们成植物人。

    但她的手诀刚一掐起, 突然惨叫一声,捂着脸上的面具软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些面具人怪物眼里闪烁着冰冷贪婪的光芒,可不会管你究竟是不是还在表演,咧着大嘴流着垂涎的口水,朝着倒地抽搐的“少女华莉斯”扑过去, 利齿狠狠咬上她柔软的手臂。

    玩家们大惊, 但他们被某种无形之力抑制着,根本无法冲上舞台。

    还没到他们的戏份, 其余人等不许登台!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 “少女华莉斯”突然睁开眼睛, 长出利爪的手猛地掐住咬住她手臂的怪物, 一把将怪物撕下来。

    她缓缓站起来, 同样对面具怪物张开满是尖锐利齿的嘴巴。

    台下的所有人都沉默了, 无声地看着“少女华莉斯”冲进人群中疯狂厮杀。

    这时头戴鸟嘴面具的鸟嘴医生突然从小巷里闪身而出,挥舞手上的铁铲横扫而过,一下扫翻了许多张牙舞爪靠近的怪物。

    那把铁铲挥舞着,锋利的边缘以无可匹敌的气势一路砍瓜切菜, 砍得怪物们头颅肢体横飞。

    直到包括魔术师在内的裂嘴怪物心生畏惧退走,浑身染血的鸟嘴医生才回身一铁铲敲晕对他龇牙的“少女华莉斯”, 架起倒地的她离开。

    整片舞台都被鲜血、肢体和尸体染红,幕布并未如正式表演般拉下,侍者们匆匆上台,动作利落地清理着舞台,还有人飞快地搭建着下一幕的场景道具。

    刚刚舞台上发生的一切都被所有在后台候场的玩家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们互相对视着,面色极其怪异,最后目光一同看向了从舞台上退下来的“怪物们”。

    就像是知道自己已经完成表演,所有“逃”下来的裂嘴怪物们有志一同地合上了裂到耳朵的嘴巴,变回了正常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其中就包括已经彻底“入戏”的那位“贴身女仆”玩家,以及他们的重点盯梢对象魔术师。

    很快地,包括眼镜男在内的玩家们将视线彻底移开,在其他并未表现出裂嘴迹象的演员里扫视。

    无论他们先前怎么怀疑魔术师,但就刚刚那一幕的出现,就证明他不可能是“悬赏榜榜首的异常npc奚郁”,只是这个副本里平平无奇的一个npc罢了,能逃过水箱陷阱大概也是因为副本内的奇怪设定吧。

    暗处无人的角落,完成自己戏份的奚郁避开众人视线,在阴暗处捂着侧脸轻轻嘶了一声。

    就算有面具的帮助,但是嘴巴裂到耳后真的很痛,痛到他以为自己的脑袋都要随着嘴巴彻底裂成上下两半。

    为了在舞台上完成裂口的效果,他不得不又与面具融合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次为了打消玩家们的怀疑,他真是下血本了。

    他瞥向舞台的方向,一桶桶血污被侍者们提下舞台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已经从面具中窥见一二,但他没想到只是一个彩排,都这么“动真格”。

    他嘲讽一笑,怪不得没有姓名的角色比登台名额多上这么多,原来他们对于这个舞台来说,只是个消耗品而已吗?

    幕布重新拉开,舞台上搭建的场景变成了鸟嘴医生昏暗的黑诊所里。

    病床上被包扎好伤口的“少女华莉斯”恰到好处地幽幽醒转,茫然四看,就对上了端着水走进来的鸟嘴医生。

    她在床上瑟缩了一下,小声问道:“你是谁?这是哪?”

    看着她堪称脱胎换骨的“演技”,台下的团长雅巴沃满意地点头,围观了全程的玩家们却是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虽然还不确定舞台上的“少女华莉斯”是否已经被面具控制,但他们都清晰地意识到,这个舞台不允许他们使用不符合面具角色人设的力量,也不许剧情出现偏差。

    戏剧剧情还在往下飞快推进。

    【少女华莉斯被鸟嘴医生救下,被告知外面的所有平民都身患重病,并得知只有魔族不会感染这种疾病。因为被病人咬伤的她还出现了手部爪化的新症状,医生劝她留下来作为他的实验品,说不定还有治愈疾病的可能。

    就在少女华莉斯绝望之时,乐师坦尼森找到了诊所,告知她自己其实是魔族埋伏进城堡的卧底,就是为了救出身陷敌营的魔族公主,也就是她。她不会感染病毒,甚至这种病毒就是城堡主人格雷戈里杀死魔王带走她后,从她身上研究出这种病毒并传播出去。

    敬爱的父亲一夕之间变成了杀父仇人兼幕后黑手,失魂落魄的少女华莉斯在乐师坦尼森的帮助下逃出了黑诊所,往遥远的魔族领地而去。在那里,她遇见了魔族正当权的女伯爵曼斯菲尔德,正是这位女伯爵派出乐师卧底救出少女华莉斯。】

    沈爱扮演的“女伯爵曼斯菲尔德”一身华服长裙,手握黑色蕾丝折扇登上舞台。

    奚郁饶有兴致地看着她,如今“少女华莉斯”的扮演玩家疑似被面具控制,你又该如何应对呢?

    沈爱捏紧了手里的折扇,也觉得棘手得很。

    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剧情,她就想摔下手里的扇子,扭头下场。

    【回到魔族领地的少女华莉斯并没有得到多少魔族公主的待遇,她很快就发现自己只是被女伯爵当成一个可利用的工具,一个精神标杆和讨伐城堡主人的理由。拥有少女华莉斯携带出来的钥匙和逃跑路线,女伯爵借助散播的病毒控制了所有的平民,由此彻底颠覆了城堡,赶走城堡主人,将城堡彻底占据为魔族的领地。

    少女华莉斯这才知道,原来所谓的疾病,只是普通人感染了魔族体内含有剧毒的血液导致的异变,这一切都是女伯爵的阴谋,为了掠取城堡领地的毒计。

    被软禁的少女华莉斯痛苦又自责,在漆黑的房间里彻底觉醒魔族的力量,冲破束缚,用绝对的力量控制了整个魔族,并将女伯爵抓起来高声宣判,当众处刑。】

    舞台在剧情中几经疯狂厮杀,鲜血已经深入木板的缝隙里,染上怎么也清洗不去的暗红,即便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清洗,血腥味依旧浓到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扮演的角色自身带有武力的玩家还好,但是其他的玩家简直是倒了血霉,各个都受了轻重不等的伤,还有两个因为控制不住想要用道具和能力反击,同样倒在地上被面具吞噬。

    沈爱就在这种刺鼻的血腥味中被迫绑缚双手,按照剧情以一种颇为屈辱的姿势跪在处决台上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看向“少女华莉斯”,却只从她的眼里看到冰冷的厌恶和杀意。

    她狠狠一怔,不受控制地抬头看向头顶那把闪烁着寒光的锋利铡刀,瞳孔剧烈收缩。

    “少女华莉斯”拉着控制铡刀的绳索,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曼斯菲尔德,你还有什么辩解的话要说吗?”

    奚郁眼底兴味更浓,站在台下好整以暇地看着舞台上的“女伯爵”沈爱。

    彩排可是动真格的,这位罗刹海的玩家,你接下来该怎么办呢,你要怎么逃离这把巨大的铡刀?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……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处决台上的沈爱眼里爆出极致的惊喜,突然在处决台上大叫出声。

    然后她在舞台上大笑起来,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她这突如其来的癫狂模样吓了一跳,就连手握铡刀控制绳的“少女华莉斯”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团长雅巴沃,已经可以了吧?这只是一个彩排,你想让剧团里最后一个‘女伯爵曼斯菲尔德’都彻底消失,无人登台表演吗?!”

    处决台上的沈爱大声叫嚣着,直接从处决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通通扭头看向舞台下的团长雅巴沃。

    团长雅巴沃皱紧眉,颇有种戏剧看到最高潮时被打断的不爽快。

    他跺着手上,不高兴地说:“贪生怕死,你们怎么就一点为戏剧献身的精神都没有?”

    一旁完成戏份的眼镜男开口道:“团长雅巴沃大人,最好的总要留到最后,留给我们的观众。现在‘女伯爵曼斯菲尔德’确实只剩下她一个,无可替代。若是让她现在就这么为戏剧献身,明天的正式舞台要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眼镜男说得不错,除了沈爱以外,女伯爵本来有三人候选,但她们现在一个全身瘫痪在床,一个双腿截肢,最后一个直接在床上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沈爱的手段确实狠,但也因此在彩排上为自己博得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即便团长雅巴沃再怎么不情愿,但沈爱和眼镜男说的都是事实,已经没有再一个可以出演女伯爵的候选了。

    这场彩排最后终究是以“少女华莉斯”手一松,舞台半空中的铡刀象征性地空落而下,谁也没砍中为结局。

    沈爱扯断身上捆缚的绳索,看也不看一旁的“少女华莉斯”,径直扭头走下舞台。

    “少女华莉斯”也扯着嘴角冷笑一声,转身从另一个方向走下舞台。

    团长雅巴沃则对着观众席上的演员备选们张开双手,笑眯眯地说:“都看清楚了具体表演细节了吧,明天正式登台的空缺角色就从你们之中选出。记住,一切都是为了给我们的观众们提供最完美最精彩的演出!”

    正欲转身离开的奚郁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这个奸猾的团长,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。如果之前那些玩家下手不够狠,那今天这一场彩排全都成了明天正式演员的垫脚石,被这个世界彻底留下。

    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被侍者们收起的半月形大铡刀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