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跑路后我成神了[无限] > 13、死亡末班车(十三)

13、死亡末班车(十三)

目录

    成哥仿佛知道马悦在哪里,脚步毫不迟疑,直往树林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阿华一直沉默着,肌肉男虽然不明所以,但也只能跟上。

    突然,“咻”地一声厉啸,夜空中升起一束明亮的烟火,噼里啪啦地炸开。

    那束烟火的方向,就是他们前进的方向!

    很快,他们找到了失踪的马悦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马悦嘴里被塞了一团布,皮肤上亮着护盾符的浅淡白光。

    在她旁边,站着一个皮肤青白,穿着白衬衫的活尸。

    这活尸倒是不攻击她,而是连人带护盾地绑了好几圈的柔韧藤蔓,将马悦绑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它手里还拿着一条藤蔓,慢条斯理地打着绳结。

    只一眼,成哥就确定了这是奚郁的活尸。

    这带着嘲讽的气质和举动,不是他还能是谁?

    白衬衫活尸打好了绳结,往马悦的脖子上一套,拖着她往树枝上挂。

    “呜呜——!”

    马悦挣扎得更厉害了,她拼命扭动着,却怎么也挣不开脖子上那条藤蔓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被拖了起来,全身的着力点只有脖子上那条细细的藤蔓。

    还没被挂在树上,她已经翻起了白眼。

    厉风在枝叶间刮过。

    正抬手往树枝上挂马悦的白衬衫活尸突然后退一让,躲过面前挥落的毛绒利爪。

    那利爪一扭,唰地拍飞白衬衫活尸手里的藤蔓。

    挂在藤蔓上的马悦斜飞出去,捂着脖子痛苦地咳嗽。

    白衬衫活尸低头看了看空了的手,又抬起头看着阿华。

    顶着一张豹脸的阿华伏低身体,尖利的竖瞳冷冷地盯着白衬衫活尸,如同一只真正的猎豹般从几近垂直的树干上缓缓爬下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“轰隆”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白衬衫活尸下意识地往后偏了偏头。

    阿华竖瞳一眯,用力一蹬树干,扭身扑上。

    肌肉男也俯冲而出,朝它后方一拳挥出。

    成哥站在一个巨大的箱子前,手里握着一把高压水枪,强劲的水柱直冲白衬衫活尸飙射而出。

    三面夹击。

    阿华和肌肉男攻来的位置也极为刁钻,白衬衫活尸只要躲避水柱,就必然会迎上他们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但出乎所有人的预料。

    白衬衫活尸竟是扭身迎上了水柱。

    强劲的高压水柱轰地砸在白衬衫活尸的胸口,将它击得倒飞而出,刚好避过阿华和肌肉男的攻势。

    阿华和肌肉男收势不及,两个人差点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阿华嘁了一声,柔软的肉垫一蹬侧边的树干。

    她避过碍事的肌肉男,继续追击白衬衫活尸。

    白衬衫活尸闪躲的姿态,让成哥觉得颇为眼熟。

    这一下,让成哥更加确定,这个活尸就是奚郁。

    高压水枪起的作用有限,成哥反手在高压水枪上装上一个形似花洒头的喷射器,喷出的水柱顿时变成一束向着四面八方溅开的雨幕。

    而他全身“唰唰”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甲片,甩着重新长出的长尾扑向白衬衫活尸。

    从天而降的水帘让白衬衫活尸狼狈不堪,脏污的衬衫贴在皱巴扭曲的皮肤上,更显丑陋。

    它扭身欲逃,被成哥一甩尾抽在腹部上,打回雨幕中。

    趁着白衬衫活尸朝着肌肉男攻击之时,阿华从高处凌空跃下。

    白衬衫活尸闪避不及,不得不抬起手臂抵挡。

    然而阿华却收起了尖锐的指甲,一掌踩在白衬衫活尸手臂上。

    白衬衫活尸手臂下坠,门户大开。

    阿华借力凌空一跃,露出身后手持银色十字长剑的成哥。

    长剑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声闷响,锋锐的剑尖穿透了白衬衫活尸的胸口。

    成哥死死地盯着白衬衫活尸,眼里几乎要喷出光来。

    圣裁!

    银亮的剑芒轰然在剑身炸开。

    “滋滋”的烧灼声响起,焦臭味四溢,白衬衫活尸无声尖嚎着,被刺穿的胸口处汩汩流出暗红的血液。

    ……血?

    成哥怔了一瞬。

    活尸怎么会流血?

    成哥下意识地想要抽出长剑,却没抽动。

    一只苍白皱缩的手死死抓住剑刃,暗红的血液不断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白衬衫活尸被银色剑光冲击得浑身崩裂,但它偏偏没有崩裂成一堆碎块,只是歪着飙血的脑袋,抓住十字长剑,往自己胸口继续用力刺去。

    成哥神色一狞,用力一扭手中长剑。

    圣裁!

    剑芒一闪,白衬衫活尸左边眼眶眼珠子咕噜噜滚落在地,喷出一股血流。

    但白衬衫活尸依旧很是执着。

    它摇摇欲坠的右眼珠盯着僵直的成哥,眨眼之间便已靠近了他。

    扯着肌肉男避开剑芒的阿华尖声道:“快拧他的脑袋!”

    成哥干脆地放弃了十字长剑,朝着白衬衫活尸的脑袋抓去。

    白衬衫活尸只是更加歪斜自己脑袋,几乎贴在了它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它另一只被血染红的手抬起,飞速掏向成哥右胸。

    成哥蜥蜴化后,胸口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鳞甲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他感觉,这只手能轻而易举地穿透他的甲片,就像穿透豆腐一样,将他的心脏生生掏出来。

    恐惧在成哥脑海里尖叫着,催动躯体扭身逃跑。

    攻击和逃跑两个指令在脑海里对撞,混乱之中,他挥下的利爪迟疑了一拍。

    白衬衫活尸的手已经来到了他的胸口前。

    成哥第一次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贪婪,没有觊觎抹杀异常npc的巨额悬赏积分……

    那只血手碰到成哥胸前的衣襟之时,却停顿住了,无法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扑上来的平子灵体死死抱住这只血手,吼道:“快跑!”

    成哥飞速撤身后退,后知后觉地冒出了一层一层的冷汗。

    他低头一看,夹克衫胸口已经被尖锐的指甲刺破,沾染上的几道暗红在破口边缘缓缓晕开。

    他用力搓了搓胸口,让浸透凉意的心脏重新温热起来。

    身体极度虚幻透明的平子咆哮一声,用尽全力伸手拍向白衬衫活尸的脑袋。

    他没有实体,这个副本里没有怪物能伤得了他。

    他要将这个活尸的脑袋拧下来!

    白衬衫活尸微微抬头,那颗被血染红的右眼珠似乎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它张开几欲脱臼的嘴巴,一口咬在平子灵体挥来的右手腕上。

    平子一愣,被咬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白衬衫活尸用力合上嘴巴,坚硬的牙齿用力咬合,生生从灵体的手臂上撕咬一块下来。

    奚郁唰地睁开眼,“啪”地一掌抽在泰纪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动嘴了?”

    泰纪脑袋一歪,差点一个倒栽葱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捂着脑门,惊慌又委屈说:“他,他都送到嘴边了,我没忍住……”

    奚郁盯着他一开一合的嘴,语气森寒:“忍不住也得给我忍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舒张的手掌微微收紧。

    他掌心的血色瘤子剧烈扭动着,瘤子上的嘴巴被迫张大。

    白衬衫活尸僵硬地张开嘴,那块半透明的东西直直掉落,在落地前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平子灵体颤抖着,手腕的破口处很快重新平整,只是他整体看起来又虚幻了些许。

    成哥等人惊疑不定地看着白衬衫活尸。

    或许现在该叫它红衬衫活尸。

    它整个身体都被鲜血染红,喷射而来的雨幕也稀释不了它身上喷涌的血迹,暗红的液体以它为中心,不断被水流扩散。

    躲在不远处的马悦看到蔓延而来的暗红血水,手脚并用地爬上一块墓碑上,惊恐地看着这片暗红不断蔓延。

    阿华喃喃地说:“它……它怎么还能攻击灵体?!”

    成哥深吸一口气,说:“这东西不对劲……对了,异常,它肯定异常了!”

    成哥略显高亢的声音在墓园回荡,但他们耳边依旧静悄悄的,没有任何的系统提示。

    活尸的胸口像是拉风箱一般剧烈起伏着,抬手抓住胸口的十字长剑,一点一点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哐当”一声,染血的十字长剑被扔到血水之中。

    它要掉不掉的右眼珠晃了晃,重新凝在平子灵体身上。

    仿佛挂在脸上的下巴张合着,张开一个黑洞洞的大口。

    成哥一个激灵,“平子快跑!”

    活尸身形一晃,速度极快地朝着平子灵体追去。

    成哥亦甩尾朝着活尸扑去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他飞快地朝着阿华比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蜥蜴化的成哥可比全身破烂的活尸快多了。

    他扬起利爪,一爪朝着活尸脑袋拍去。

    可活尸做出了一个成哥完全意想不到的举动。

    它猛地一矮身,狠狠地撞进了成哥怀里。

    成哥大脑空白了一瞬。

    尖锐的利爪穿透他右胸的夹克,果然如同挖豆腐一般,轻而易举地刺破了他胸前厚重的甲片。

    “成哥——!!”

    成哥的身体比他的大脑更快,一把将身前窝着的活尸推搡出去。

    活尸竟也顺从地被他推出去,手里抓着血红的东西,摇摇晃晃地后退。

    成哥呆怔地摸了摸剧痛的胸口,摸到了一手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