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跑路后我成神了[无限] > 12、死亡末班车(十二)

12、死亡末班车(十二)

目录

    体内潜藏着的热流开始往眼睛的方向涌去,点点白光在马悦的眼皮上凝聚。

    虚幻朦胧的迷雾缓缓驱散,她眼前显露出模糊的景象。

    迷雾后,是一座宽阔的水库。

    水库大坝碎裂了不少缺口,一条条深刻的裂纹里长出暗绿的藤蔓,爬满了整片大坝。

    水库旁,一棵歪斜的老槐树下,孤零零地竖着一块墓碑。

    马悦盯着那块墓碑看了片刻,还未看清,周围的风骤然凌厉,狠狠撞来。

    她的脑子木了一瞬,胸前一股冰冷的感觉冲上来,与那股无形冲击对抗。

    她晕头转向,不知道被风吹到什么地方,神智终于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再睁眼,眼前是熟悉的,竖立歪斜的墓碑林。

    天空笼罩着一片不祥的暗红,墓林后的树枝都静止不动,寂静地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马悦用力地咽了一口唾沫,一阵寒意从她心头升起,紧紧攥住了她的心脏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攥紧胸前的十字架,一挪一挪地向前靠近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虚幻了一瞬,马悦突然发现自己突兀地站在了一棵大树下。

    就在她惶惶不安时,一滴冰凉的液体“啪嗒”砸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抬手一抹,指尖擦出了一片赤红粘稠的液体。

    心里咯噔一下,她下意识地抬头,瞳孔骤缩。

    在她的头上,吊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穿着破烂脏污的白衬衫,肤色青白,皮肤皱缩,脖子上套了一圈藤蔓挂在树上,正微微晃荡着。

    它瞪着一双肿胀暴突的双眼,直愣愣地看着马悦。

    一声尖叫卡在马悦的喉咙里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噌噌后退几步,然后喉间猛地一窒,痛苦地呛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的脖子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坚韧的藤蔓,正不断向后缩紧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抓挠脖子上的藤蔓,两眼翻白。

    模糊的视线里,暗红的天幕下,挂在树上的白衬衫活尸始终直直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一股堪称尖锐的凉意骤然贯穿心脏。

    快要失去意识的马悦猛地一激灵,奋力扯下脖子上的藤蔓,手脚并用地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后,无数暗红粘稠的液体从各个角落翻滚涌动而出,化作一片血海,飞快地向马悦涌去。

    许多只鲜红的手臂从血海中伸出,用力抓住了马悦的腿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马悦狠狠摔在地上,绝望地看着血海中伸出无数手臂,将她往血海里拖。

    突然,一片漆黑的阴影自上而下,将她全身笼罩。

    巨大的十字架耸立着,上面钉着的女性缓缓抬起头。

    马悦不受控制地抬头,看向十字架女性的脸。

    层层发丝下的面容终于暴露于外。

    那个十字架上钉着的女性,赫然长着和马悦一模一样的脸。

    奔涌伸向马悦的血红手臂不受控制地一扭,纷纷冲向了十字架女性身前,如同箭矢一般直直刺入她右胸的血洞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悦脖子上的十字架女性右胸的血洞越发鲜红妖异,那抹血色不断缓缓向下流动,几乎要滴到马悦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而马悦浑身抽搐不止,成哥直接一巴掌呼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马悦直接被扇飞在地上,十字架项链从她脖子上飞甩而出,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抽搐了好几下,才两眼发直地瘫软地上。

    成哥急促地问道: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马悦涣散的瞳孔缓缓对焦,还未说话,眼泪先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打着哆嗦,颤颤巍巍地说:“我,我看到了墓碑……还有穿着白衬衫的活尸……它,它想杀了我,它想杀了我!”

    成哥却缓缓笑开了。

    “白衬衫啊……终于抓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振奋起来:“那个水库上的墓碑不是奚郁的就是女售票员的,我更倾向于后者。那我们的目标就很明晰了,先去找奚郁的活尸,再去找水库上的墓碑。”

    周围一时无人说话。

    成哥扫了他们一眼,冷淡地说:“去不去随你们愿,反正这两个名额我一定会争回来,只是你们凑不够钱上车可别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肌肉男和马悦吓得踏前一步,紧紧挨在成哥身边。

    阿华抿着唇,看着不太情愿,但也很明显站在成哥这边。

    剩下的眼镜男思索片刻,平静地抬头说:“我就算了吧,我可不想坐死人坐的车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在肌肉男和马悦两人惊诧的视线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肌肉男:“喂,你说什么?你……”

    成哥冷嗤一声:“不用管他,自以为是的家伙,死到临头可没有后悔药。”

    马悦惴惴不安地看着眼镜男在墓林里逐渐远去,开口问道:“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目前乘客的弱点未知,我们也杀不死他。”

    成哥站起身,打开自己的道具页面:“但是活尸不一样,它们怕水,怕神圣、净化一类属性的道具,砍断脖子就死了,比乘客好杀得多。”

    墓园里的厉风经过一块块墓碑,磨得锋利,再狠狠刮过他们的身体,带来剔骨般的冷意。

    五名玩家顺着马悦提供的线索,一点一点往墓园边缘靠近。

    路上他们顺手解决了好几拨活尸,找到的钱币却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越靠近那漆黑的崇山峻岭,马悦越发不安。

    莫名的预感越来越强,眼前的墓碑在她眼里仿若出现了重影,与她脑海中的某个画面渐渐重合。

    冷风刮过,她的寒毛一根一根立了起来,鸡皮疙瘩在皮肤上起舞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一声尖叫刺破厉风。

    众人狠狠地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就见马悦捂着嘴,抖着手,指着前方凌乱的墓碑和漆黑的树影。

    只是这片墓林安安静静的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风刮到这里都静止了,树木草叶安静地凝滞着,透着一股莫名的压抑。

    成哥:“活尸呢?”

    马悦白着脸,头摇得像是拨浪鼓。

    成哥看了失魂落魄的平子灵体一眼,将手里的黑铁三角符和信号弹分发给大家,说:“大家两两分组向四周探查,千万小心。那个npc非常凶残,一有发现马上丢信号弹,视情况使用护盾符,不要随便主动攻击。”

    他们四散开寻找。

    很快,马悦惊叫一声:“成哥,这里!”

    马悦发现的这块墓碑看着很残旧,照片已经模糊不清,只能模糊看出一个清隽的人影,和嘴角那微微勾起的弧度。

    墓碑上模糊的字迹,正写着“奚郁”二字。

    成哥皱眉看向照片,果然那讨厌的笑容也跟那npc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刨了坟,同样只刨出个空荡荡的棺材。

    成哥肉眼可见的烦躁:“怎么回事?尸体都去哪了?”

    肌肉男想到什么,激动道:“成哥,钱啊,那些活尸不是都对钱反应激烈吗,要不要试试用钱引诱?”

    成哥:“闭嘴,小声点!”

    虽说喝止了肌肉男,但成哥还是拉开夹克衫,从右侧内口袋里抽出用布包着的一沓钱币,试探性地往周围挥了挥。

    原本凝滞的空气突然流动起来,一阵风刮来。

    成哥迅速将钱塞回外套内袋,拉起拉链,戒备地看向风的来处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枝叶晃动着,轻微的哗哗声涌动着,拉扯着他们紧绷的神经。

    在他们屏息凝神之际,细弱的、被挤压成一线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成……成哥……”

    成哥头也不回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马悦:“救,我,我——”

    成哥额头的神经一抽,豁然扭头。

    原本被他们护在后方的马悦,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——追!”

    成哥如离弦的箭,唰地往一个方向冲去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