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跑路后我成神了[无限] > 17、死亡末班车(十七)

17、死亡末班车(十七)

目录

    成哥赶到地图标识的道路上时,女售票员、马悦、肌肉男,以及数量庞大的活尸,生生堵死了前往土文站的山路。

    成哥对此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他端起了大炮,对着它们身后的山涧来了一炮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整个西山墓园都颤了颤。

    大坝垮塌了。

    庞大的水流轰然而下,劈头盖脸地朝着山涧下惊恐的活尸们砸下来。

    眨眼间,活尸们都被狂猛的水流冲得溃不成军,只能绝望地在水流中哀嚎。

    而成哥大笑着,扭身奔向前往土文站的方向。

    水库倾泻而下的水流仿佛无穷无尽,带着涤荡一切的气势,轰轰然在墓园内肆意奔涌。

    所到之处,活尸们就像一群群被大水冲散的蝼蚁,无力挣扎,咕噜噜地淹在了水下。

    不过眨眼的功夫,整个位处低洼的墓园就被淹在了大水之下。

    女售票员死死抱着一棵树干,恐惧又瑟缩地低头看着下方奔涌的混浊水流。

    她全身紧紧贴着树干,十指抠进树皮里,还在继续用力向树干里抠,试图将自己钉在这棵树上。

    突然,“咔嚓”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她攀附的这棵树,竟是被大水冲得断裂倒塌了。

    女售票员的双眼一瞬间圆瞪。

    巨大的树冠不断倾斜,倾斜,直往水流里倒去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!”

    女售票员嘶叫着,生生从树干里拔出自己手指,手脚并用地往树冠倾斜的上方跑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巨响,树冠砸在水里,女售票员也一下跌落水中,就像坠了铅块一样不断往水下沉。

    混乱之中,她挥舞的手在紧紧抓住了一条垂落在水面的藤蔓。

    她狼狈地粗喘着,干瘪发青的手死死扣住藤蔓,一点一点往上爬。

    一道白色的身影在树冠间闪过,脚步微顿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女售票员的余光瞥到前方出现一片白。

    她僵住了。

    狂风夹杂着水汽拍在奚郁身上,把他身上的白衬衫晕得微湿。

    他蹲在那根救命藤蔓的来处,微微歪头看着女售票员。

    女售票员嘴角颤抖着,强笑道:“大人,我快掉下去了,你能不能高抬贵手,拉我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奚郁侧了侧头,语气和缓:“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女售票员呆了一瞬。

    她几乎要把手里的藤蔓掐断,马上尖叫起来:“对……对不起,我不该强行将你,您带来这里……不对,不是我!是司机!我错了,放过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奚郁不确定般地唔了一声,说:“我猜……售票员小姐大概是在求饶?”

    又是“咔嚓”一声,一根横木顺着水流砸来。

    女售票员一下被砸入水中,吓得她拼命拉着藤蔓又往上窜了一窜。

    她再也无法忍受,痛哭流涕地哀求道:“我错了,我再也不会冒犯您了,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,我送您到终点站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横木顺流而下,长长的枝条勾住了女售票员腰间胡乱扎起的小包,一下将它勾开。

    裹在里面的纸币顿时在水中散开。

    女售票员面色空白了一瞬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竟将手里的藤蔓缠在腰上,纵身向着水里的钱币扑去,疯了一般地扑腾着捞取水中的纸币。

    但那湿滑的藤蔓根本勾缠不住,她抢回大部分纸币的同时,也即将滑脱出藤蔓。

    她死死抱着那些湿透的纸币,惨叫出声:“救我,救我!我让你去终点站,救我!”

    奚郁颇感荒唐地笑了起来:“售票员小姐到底要命还是要那些纸?”

    “要命,要命,我要活着,我不要死……”

    女售票员扑腾着,拼命抓住了藤蔓的尾端,却又有一些纸币从她手里怀里飘出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……”

    她尖叫哭求着,却依旧向着水中那些飘散的纸币伸出手。

    奚郁撑着下颚,半敛的眸色黑沉无光,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嘲弄:“这种无意义的东西比你的命还重要?”

    女售票员突然愣住。

    她看着自己极力向水中伸去的手,瞳孔剧烈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奚郁突然笑了起来:“算了,你还是别再思考了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挂着天真到几近残忍的笑容,语气轻柔:“我来帮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随手从身边的树冠上摘了片叶子,微笑着抬起手。

    “唰”地一声厉响,藤蔓应声而断。

    女售票员还未来得及惨叫一声,就被水流冲刷而下,一下淹没了脑袋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水面上只剩飘荡的残枝碎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华在树枝间敏捷跳跃着,避开四处奔涌的水流,跳上了水库上的槐树下。

    出乎她的预料,眼镜男居然已经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眼镜男颇为悠闲地靠坐在歪斜的墓碑旁,在旁边的树干上吊了一盏灯,正看着书。

    “哟,欢迎。”

    阿华莫名地看了眼镜男一眼,沉默地找了个地方呆着,面色沉凝。

    水库的水流仍在轰轰往下奔涌,阿华看着被大水淹没的墓园,一时只觉满心苍凉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个初级本,他们进本之前,以为随随便便就能横扫过去。

    怎么会变成这样……

    眼镜男:“我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在阿华的沉默中,他翻了一页书,平静地开口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跟着他去找那辆公交车?还有十分钟,未必没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阿华轻嘲一笑,“刚被他抢了钱,谁还会想再跟他一起行动?”

    对上眼镜男似笑非笑的目光,阿华抿了抿唇,转回头。

    她看着被白浪一层层淹没的墓园,声音低沉:“……把这个机会给他,就当是还他一条命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曾用手堵住恶鬼巨口,吼着让她快跑的男人,早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或许这一切并不是毫无踪迹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成哥和平子都变了。

    他们眼里燃烧着属于欲望的火焰,将一切烧尽,只剩下一个个冷冰冰的积分。

    她也变了。

    在这操蛋的副本世界里,又有谁能不变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阿华闭了闭眼,咽下喉咙里的苦意。

    眼镜男笑了:“可是你却把他送进了坟里。”

    阿华自嘲一笑:“说不定是我们进了坟里呢?还自己把棺材板钉死了。”

    眼镜男合上书,起身走到阿华身边,说:“司机患有严重的心脏病,但他身上没有药。”

    阿华豁然回头。

    眼镜男悠悠地说:“线索真的都挺明显的,车站名和抛钱的npc自始至终都在提示我们。这里所有的乘客终究无法抵达他们的目的地,因为他们已经永远沉眠于此。但换个角度想,这辆车的真正终点不就是这片湖吗?死亡何尝不是他们人生的终点站?”

    他笑道:“恭喜你,得到了正确答案。”

    阿华用力抓了一把自己的短寸,低骂一声:“万一那个npc误导我们呢?我他妈可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眼镜男笑了笑,不甚在意地说:“大不了一死,早晚的事。”

    阿华仰头看着夜空中那个不断跳动减少的倒计时,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倒计时跳动着,安静地跳成了00:01。

    成哥踏上平整的盘山公路时,就见前方的502路公交车正在缓缓关上前门。

    他连滚带爬地冲上前,抓住即将关闭的车门,硬生生掰开,挤了上去。

    倒计时跳成了00:00。

    公交车门“呯”地合拢。

    公交车上的所有人,齐唰唰朝着喘着粗气的成哥看来。

    女售票员像座山一般站在前门,目光阴森地看着成哥,表情堪称扭曲。

    成哥深吸一口气,微微颤着手,数了二百一十六递给女售票员。

    女售票员盯了他片刻,冷笑一声,撕了张粉红色的车票丢给他。

    成哥眼疾手快地接住,仔细一看。

    车票上简单粗暴地写着“终点站”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他大松一口气,懒得理会一个npc的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女售票员回自己的座位上坐下,露出她身后另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成哥一愣。

    穿着白衬衫的司机面色发青,口唇发绀,扭着头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车上除了女售票员,还有不少的乘客令成哥觉得颇为眼熟。

    这些乘客看起来都是正常活人的模样,全都面无表情地看着成哥。

    车上没有奚郁,也没有那个壮汉“纪纪子”。

    成哥顿了顿,心底升起一点隐蔽的不安。

    他好像忽略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司机一脚油门踩到底,502公交车猛地一个摇晃,快速起步,把成哥脑海里还未成型的疑虑给晃没了。

    他抓着扶手,走到后排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冰凉的晚风从大开的窗口吹入,成哥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深入骨髓的疲惫。

    他抹了一把脸,表情空白了一瞬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捏紧拳头,强迫自己忘记脑中那些纷乱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必须通关,必须活下去。

    只要活下去,就有实现愿望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一定要……

    狂猛的夜风灌入窗口,拍了成哥一脸。

    他突觉不对。

    成哥警觉地抬起头,发现整辆车非常安静。

    所有人沉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