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清冷师兄竟是隐藏白切黑! > 9、第 9 章

9、第 9 章

目录

    宁卿晌午放学,和江苑苑她们一起去食堂,但是今天没什么精神气,看着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青枫率先发现她的异常,奇怪地问:“你这是怎么了?干饭都不积极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吃。”宁卿幽幽叹气。

    单方面的暗恋在今早被扼杀在摇篮里,别人有喜欢的人,她是不会再巴巴凑上去的。

    “奇了怪了。”江苑苑也多看了她两眼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,有什么烦恼吃了饭就好啦!回去再睡一觉,天大的事情都不是事儿!”

    在江苑苑看来,任何事情睡一觉就能解决,天大地大都没有睡觉大。

    她就巴不得每天过着会混吃等死的日子,所以特别羡慕宁卿,她要是她,就不修炼了,有个那么好的师兄,这辈子压根什么都不用愁,不成亲,不生小孩,也不会被父母骂,简直不要太开心!

    但是……江苑苑侧头看了宁卿一眼,现在宗门里默认落雪师姐和裴谨师兄是一对,若是他以后成亲了,宁卿怎么办?那时她肯定伤心。

    大概宁卿就是为这个担忧吧,毕竟才见了木落雪。

    三人走在路上,却碰见一个小弟子拦路,江苑苑觉得眼熟,想起这是昨日给她们打菜的那个小弟子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有事吗?”江苑苑问。

    纪樾却没看她,而是转向宁卿的方向,伸出的手里有一瓶丹药,“给你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今早给他的祛热丹,等在这里想必是为了还给她,前有落雪师姐,后有她,这丹药是怎么也送不出去呀。

    既然不想要,宁卿也不为难他,一手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纪樾看着空荡荡的手心,心里觉得怪异,没想到她会如此干脆地收回去。

    将手收回,轻抿双唇,才别扭地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宁卿顿时乐了,这小狐狸总对她爱答不理的,现在居然主动和她说话,看来还是挺有良心的嘛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~”宁卿收好丹药瓶,和江苑苑青枫走了。

    江苑苑还在往后看,“宁卿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宁卿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小弟子啊,你和他什么关系?他为何拦下你?”

    “哦我想起来了!前几日在食堂你就很奇怪,直勾勾地看着人家,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?!”江苑苑惊讶极了,那她若是看上了刚才那个小弟子,裴谨师兄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问这么多干什么。”宁卿直接避而不谈。

    而她这态度,在江苑苑看来分明就是有鬼!

    “宁卿,你老实告诉我,你究竟喜欢你师兄,还是这个小弟子,或者说,你两个都喜欢,想左拥右抱?”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?我和师兄清清白白,我竟不知道,你成天在背后想这些东西?我哪里给你的错觉我喜欢师兄啊?你再这么说一句,咱们绝交!”

    江苑苑被突然如此激动的宁卿吓了一跳,难道,真是她误会了?

    “那你昨天干嘛要把那本师兄妹的话本子挑出来不要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觉得奇怪!我看不了,所以不要!”宁卿好气,昨天买书的时候,江苑苑那句话原来是这个意思!

    江苑苑这才发现,她误会了宁卿,大大地误会了,也好,这样宁卿以后就不会受伤,裴谨师兄这样的人啊,只可远观不可亵玩,和他保持师兄妹的关系才是最为妥当的!

    但她还是有些难以理解,好奇地问:“为啥呀,裴谨师兄相貌品性修为都无人能及,你成天和他相处都不心动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师兄,从小把我带大的师兄,我都把他当亲哥了,你说呢?你会喜欢上你自己的哥哥么?”

    江苑苑没有亲哥,但她只要一想想,确实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忘了这一点。”只想着两人没有血缘关系,但在宁卿眼里,其实这层血缘关系有没有区别不大。

    “好吧,以后我绝对不会瞎说了!”江苑苑郑重表态。

    宁卿还能把她揍一顿不成,深吸一口气,“原谅你了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江苑苑突然看见宁卿背后站着的男人。

    宁卿见她一直看着自己身后的方向,转身看去,心里顿时一咯噔。

    裴谨静静站在她们身后,也不知道听去了多少。

    不过也好,宁卿正愁师兄看了画本误会她,现在也算是误打误撞让她澄清了,心里压着的那块大石头顿时落了地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裴谨站在原地没动,听见宁卿的声音,腿往前迈了两步,垂眸注视着没有任何闪躲的宁卿,“做了午饭。”

    宁卿低头,才发现他手中拎了个食盒,她开心道:“谢谢师兄!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在食堂吃就好,师兄不必给我带的,多麻烦呀。”

    裴谨张了张唇,“不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做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玉米饺子。”

    做饺子好花时间,宁卿有些愧疚,师兄对她太好,她却无法真正为他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师兄吃了吗?”宁卿问他,但她其实不问也知道他没吃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江苑苑在一旁羡慕坏了,“裴谨师兄你对宁卿真好,我怎么没有你这样的师兄。”

    比起江苑苑的自来熟,青枫显然到现在都还不太适应和裴谨如此近距离地交流。

    他拉着江苑苑就要走,但裴谨叫住她们,“做了很多,留下来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江苑苑兴高采烈,生怕点头点慢了,“多谢裴谨师兄!”

    用餐途中,宁卿发现师兄有些沉默,或许是以往很少和别人一起吃吧,她并未多想。

    等四人吃完,裴谨单独留下宁卿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要跟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裴谨并未立即开口,耳边是风吹的声音,面前是宁卿俏生生的小脸,和晶亮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喉结滚动,纤长的睫毛如羽翼般垂落,“你对那弟子有意?”

    弟子?难道之前纪樾找她的画面也被师兄看了去?

    她这怎么如此像早恋被家长发现?

    这是师兄第一次和她谈论这种话题,宁卿有些忐忑,“师兄你放心,我不会乱来的。”

    不该做的事情她一定不会做,即便她还是很喜欢纪樾,但她会控制自己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的确对他有意?”裴谨放在石桌下的手缓缓捏紧,尽量平和地问她。

    宁卿无法反驳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裴谨突然说不出话来,许久,才缓慢出声,“你还小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来年我就十八,已经不小了。”宁卿表示她已经长大,有些事情可以独立,也可以自己做决定。

    宁卿今年十七,而他二十七,整整差了十岁。

    她是他一手带大的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和他在一起?”裴谨抬眸,视线落到宁卿身上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默念心经压下心里那翻涌的情绪,裴谨的声音恢复平稳,“你还小,等你十八,我不会再阻拦你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也不知是说给宁卿听的,还是给他自己听的,宁卿迟早会十八岁,那一天早晚会来。

    十八,反正她也不会做什么,答应师兄又何妨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下午有一节剑法课,宁卿上完直接跑去了丹峰。

    奎河长老正在清点药草,摆放到药架上,见宁卿来了,当没看见继续摆弄。

    “长老,我收到万药集了,多谢您。”

    奎河长老的动作顿了顿,“只是懒得手把手教你,你自己多学学,免得浪费我精力。”

    宁卿也不生气,笑盈盈地道:“好!”

    其实是宁卿只在丹峰待一两个时辰,仅用这些时间学习是完全不够的,奎河长老从一开始拿出万药集就打算给她,以后出门在外遇见不认识的药草也可以进行查阅,有益于自主学习。

    “你从丹峰和青梧山来回往返,不嫌累吗?”奎河长老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不累,师兄经常会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之前就提过收宁卿为徒,谁知她竟拒绝了,小姑娘就是心软,她那师兄也教不了她什么。

    一说起这个长老就生气,孤男寡女日日在一座山头住着,还没有旁人,实在是不太妥当,而且裴谨看宁卿看得紧得很,这哪里像是普通的师兄妹,分明心有不轨,偏偏这小丫头片子半点没察觉。

    他去找掌门,还东一句西一句糊弄他,过了几十年遇见个合心意的徒弟,巴巴赶上去收,竟然还收不了!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奎河长老冷哼,人家不愿,又何必强求。

    炼丹结束,一身疲惫的宁卿顿时满血复活,脚才跨出门,便看到雪地里的师兄。

    裴谨今日换下了他那素白的长袍,一袭玄色大氅在风雪里像是白纸上的一撇浓墨。

    往前跑了两步,宁卿停在裴谨面前,满脸惊喜。

    “师兄你怎么今日也来了?”

    以前师兄并不是日日都来,但这都接连来了两日了,中午还给她送饭,宁卿总觉着自己像是个小学生,爹妈管饭又接送。

    但这种被人关切被人在意的感觉很好,宁卿笑弯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才从议事堂出来,顺便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对而立,门后的奎河长老见此冷哼一声,不安好心,别的人眼睛想必都是眼瞎的,看不出这小子的险恶用心。

    想着,干脆“嘭”地一把将门关上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