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清冷师兄竟是隐藏白切黑! > 2、第 2 章

2、第 2 章

目录

    裴谨视线控制不住地移到暗自琢磨着什么的宁卿身上,看着她拨弄那杯清酒。

    今日她穿的是他才给她置办的那件水绿色襦裙,半截袖子那儿镶着个金环,金环上缠绕白色丝娟,像是一朵微微绽放的莲花,一直垂到手腕,而她如扇的睫毛扑闪,正目不转睛盯着那杯酒瞧,时不时拨两下。

    裴谨喉结滚动,连忙垂下了眼帘,调动全部灵力将再次翻涌的热潮压下。

    抬头时,却看见宁卿准备将酒杯送到唇边,他立即道:“不能喝。

    宁卿动作顿时停住,坐着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阿宁,你现在还太小,酒不能喝。”裴谨耐心和她说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能?”宁卿惆怅。

    “喝酒伤身。”裴谨简言意骇。

    “可我只尝一尝,一点点不会伤身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就让我尝尝吧。”宁卿拉拉他袖子。

    裴谨深知她得寸进尺的秉性,一旦放纵她,下一次可就不止一点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他启唇,语气难得发沉。

    宁卿瞧见他有些严肃的脸,不吱声了。

    许久后,裴谨松了口,“等你满十八,便可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宁卿顿时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她对这里的酒可馋了,还没喝就能闻到浓郁的果香,光闻着味道就十分有层次,让人上瘾,看起来像果酒,但听师兄说这玩意儿很醉人,越是得不到越稀罕,这酒勾得她心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嗯,师兄不骗你。”

    宁卿欢快地捏了一块面前的绿豆糕塞进嘴里,豆沙软绵,清甜不腻,回味有点淡淡的花香,独特的味道让她眼前一亮,一口不歇气地吃了三块,顺手递了一块给旁边的师兄,刚才的不开心全忘光了。

    但很快她就失了笑容,十八。

    ovo!!

    这不是原主爬床表白的日子嘛?宁卿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原文里,师妹爱上男主,不惜喝醉酒放纵自己爬上他的床,鼓起勇气想要表白,可还未靠近就被他一把拽到地上,任凭她如何歇斯底里地表露心迹,男人都不为所动,将她扔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而系统说,她必须完成这个关键情节。

    宁卿愣了几秒,继续把点心塞进嘴里,解决这问题的方法多了去了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有什么可怕的,事后说是她认错人了表白错人了不就行了,或者直接说喝醉了胡言乱语,师兄难道还能和她计较不成。

    “甜吗?”裴谨指腹捏着糕点没吃,看她吃得开心,不由问。

    “甜!”宁卿真心夸赞。

    一边吃一边观察师兄,这淡然闲适的面庞,这清朗的嗓音,和中药有半毛钱关系?

    到了现在,系统也没话说了,【可能确实是系统故障。】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裴谨见宁卿一脸神游天外的模样,不由低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喝不到酒有点惆怅。”宁卿将面前那杯酒拨到一边,“你说咱们又不喝酒,倒这酒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让人收了。”裴谨看向某个杂役弟子,他收到传音很快过来。

    宁卿却注意到这个弟子是纪樾!近距离看感受颇为不同,她恨不得上手摸一摸,他可是九尾狐啊,毛绒绒的九尾狐,但强行忍住了。

    男二目前的处境不算好,是个人人能踩上一脚的小可怜,隐姓埋名藏在宗门躲避妖族的追杀,封印妖力伪装成一个毫无反手之力的普通弟子,许是从未感受过温暖,女主偶尔的关心,便让他爱得无可自拔,但他们注定没有结果,到最后,他浑身浴血,九尾只剩残缺的一尾,在妖族围攻之下破开封印,浴火重生,但依旧无法得到所爱之人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男主是她师兄,她只能帮亲。

    这个嫂嫂,她要定了,为了她师兄和嫂嫂的爱情,她义不容辞!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