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清冷师兄竟是隐藏白切黑! > 4、第 4 章

4、第 4 章

目录

    宁卿还在师兄怀里坐着,她心里别扭,默默起身坐到一边。

    方才裴谨一心都是宁卿的安危,见她起身才想起两人的姿势,扣住她腰的那只手开始发烫,他攥紧手心,修剪平滑的指甲陷进肉里。

    暗暗在宁卿的身边设下阵法,以免她掉下去,毫无商量地道:“明日就将这小东西送下山。”

    宁卿心想纪樾应该会主动离开,毕竟他只是暂时恢复狐狸形态,便乖乖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中途,宁卿抬头悄悄看了师兄几眼,小声解释:“师兄,我不是不顾自己安危,我可惜命了,我才舍不得离开师兄,当时这手不听使唤,下意识就伸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生气啦。”宁卿挪挪屁股凑近他,“我以后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身上的体温和甜香瞬间侵入,裴谨竭力保持冷静,不得不离她远了些,“还有以后?”

    “师兄我不是这个意思,没有下次!我保证!”

    宁卿看向师兄,静静端坐着,周身却笼罩着一层生人勿近的压迫感,这又是怎么了?

    小红在竹楼外平稳降落,宁卿和师兄打了个招呼,抱着小狐狸直奔温泉池。

    而裴谨,在看到宁卿的背影消失后,身形控制不住地晃了晃,像是忍到了极限般,一脚踏入房门,猛地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男人背抵在门上,剧烈地喘息,灵力压制得有多狠,现在反扑得就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怕吓到宁卿,他一直忍耐,在她走远时,紧绷的身体终于可以放松,而那汹涌的情潮瞬间占据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竹楼背后有个小门直通温泉池,通过一段小径,不大的温泉池映入眼帘,池边鲛珠散发柔和光亮,朦胧雾气徐徐上升,周围青竹覆盖皑皑白雪,显得雅致清幽。

    宁卿在池边蹲下,手搂住小狐狸的腹部,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入温暖的水中,见他挣扎,柔声安抚,“小狐狸,我替你洗干净,别怕。”

    小狐狸宛如宝石般的眼睛湿漉漉的,显得极其无辜可怜,大概知道宁卿没有恶意,凑近她的手蹭了蹭,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。

    宁卿仔细给他清洗,却不经意触碰到靠近尾巴的某个敏感部位,小狐狸眼里闪过厌恶,开始剧烈挣扎逃跑。

    宁卿被这小东西的尖锐叫声吓了一跳,“噗通”跟着一起落入了温泉里,咕噜咕噜从池底冒出头,宁卿还是懵的,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。

    她看向水面扑腾的小狐狸,扑过去直接捉进怀里,连忙道歉,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安抚地摸摸他的头,见他停止挣扎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宁卿在心里叹息,她对毛绒绒真的没有抵抗力,这个男二真的各种buff叠满了,处处戳中她的心。

    不仅可爱,而且人外……

    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,宁卿连忙在心里唾弃自己,呸呸呸,她都在想些什么呢龌龊至极!

    发现手上的小东西颤抖得更厉害,宁卿心虚极了,她只是想想,他应该不知道吧。

    “我是好人,你别怕,你看我给你洗得多干净。”宁卿捧着越看越喜欢。

    反正也掉下来了,索性把澡一起洗了,宁卿从芥子袋取出一条她没用过的浴巾,将小狐狸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,顺便把他蓝汪汪玻璃般剔透的眼睛也给蒙上。

    想想还是觉得不安稳,毕竟这狐狸可有个小少年的灵魂,又把自己芥子袋里的衣裳罩到了他的头顶,可又担心把他捂死了,纠结再三,她还是将衣裳拿走。

    “我先洗个澡,你可不能偷看。”宁卿将他放到温泉边,认真叮嘱。

    脱衣服的时候她还紧紧盯着那被裹成一团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三两下将衣裳脱了,宁卿泡在水里快速搓了搓,就取了条浴巾将自己擦干,上岸快速穿上衣裳,去抱小狐狸的时候,却发现他的眼睛露在外面,滴溜溜乱转,一副天真懵懂的模样。

    宁卿愣了一瞬,抱起他狠狠rua了一通,骂道:“小流氓!”

    抱着这小东西一路小跑回自己的屋子,将小狐狸绒毛上的水渍擦了擦,还用灵力彻底烘干,瞬间又成了一个蓬松的雪团子。

    “今晚你要挨着我睡吗?”宁卿自然不介意他的灵魂是个小少年,毕竟摸起来就是个小狐狸嘛。

    她居然看出了这小东西眼里的抗拒,“哎,别人想挨着我睡我还不乐意呢,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    她自然不会强抢民男的,给他在桌子用被子团成一个窝,刚想将它放进去,门口却传来不疾不徐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阿宁。”

    宁卿几下将小狐狸盖好,过去打开房门,门口站着已经沐浴完的男人,他披着一身白色素袍,身上还带着点点湿气,如松如竹,散发淡淡清香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宁卿总觉得师兄脸色有些红,狭长的眼眸潋滟。

    那个词叫什么,嗯……秀色可餐?

    宁卿止住放飞的想法,问:“师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只狐狸呢?把它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在里面呢,窝我都给他做好了,就不劳烦师兄了。”宁卿侧了侧身,让裴谨能看到桌上被被子围着,这露出个圆滚滚脑袋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怕是会扰到你,把它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好喜欢他,想和他一起睡。”宁卿软着声音撒娇。

    见她坚持,裴谨也不再多说,耐心叮嘱,“若是吵到你就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宁卿瞬间开心,“好!”

    裴谨回屋后没有就寝也未打坐修炼,手上握着一卷经文,却未翻动一页。

    烛光下,男人的挺拔的身影在窗纱上轻轻晃动,静坐着,长发垂落至脚踝,淡然雅致。

    半晌,手中出现灵讯玉简,找到好友询问,【兰溪,你可知晓宗门左脸有一伤疤的杂役弟子?】

    修仙界大多数人夜里并不睡觉,那边很快有了回音。

    【我略有所知,几日前在宗门考核时见过一面,并无特别之处,为何突然问起他?】

    裴谨并未回答,而是回:【他入宗时登记的文牍可否传我一份?】

    兰溪掌管宗门弟子登记文书,并不算难事。

    不过一炷香的时间,裴谨手中便出现一册书卷,其上详细记录了纪樾的身世,但翻来覆去看了许多遍,裴谨也没看出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手上施法,又将这文书隔空送到了好友兰溪的手上。

    明明宁卿只是简单地看了那小弟子几眼,他却左右觉得不安。

    放下的灵讯玉简震动,拿起一看,是兰溪。

    【钦言,近来太清秘境似乎有异动,似有上古凶兽现世,你可曾听闻?】

    【掌门曾有提及。】裴谨回。

    【或许你我二人得下山前去探查一二。】兰溪难得正经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,他笑骂,【算算你我都有多久没下山了,天天待在你那青梧山,你师妹离了你又不是不能活了。】

    裴谨并未回话。

    吊儿郎当倚靠在摇椅上的兰溪揶揄,【就你这样,以后你师妹嫁了人,你这个师兄难道还一并嫁了去?】

    【她不会。】裴谨回。

    兰溪“蹭”地坐起身,【哼,你当你师妹还小呢天天跟着你,再过些时日,她怕是就要抛下你下山了。】

    裴谨皱眉,有些看不懂好友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【我听说,丹峰的奎河长老有意收宁卿为徒。】

    准备来说,宁卿算不上是元岐尊者的徒弟,毕竟还未来得及进行正式的拜师礼,尊者便仙逝了,宁卿没有修炼天赋,后期服用天材地宝才勉强能够修炼,但她擅长炼丹,若是好好培养,不一定会比修炼差。

    兰溪久久没收到好友的回复,索性又躺了回去,反正他是看热闹不嫌事大,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哟,最是留不住。

    【你从何处听来?】

    【何处?我可是万事通,宗门里什么事情瞒得过我,奎河长老已经在向掌门要人了,掌门应当是担心你不同意,斟酌着如何告诉你呢。】

    【我看啊,你干脆娶了你那师妹得了。】兰溪摇摇扇子吐槽。

    【胡言乱语。】裴谨留下这四个字,便关闭玉简,不再回答。

    想起今日大殿上发生的事情,裴谨脸色微沉,大手结印,空中便浮现出一块巨大的镜子,而镜子上,正是今晚夜宴的全部回放。

    他一点一点毫无遗漏地看着,但看到最后,锁定了那个给他倒茶的弟子。

    这弟子他并不认识,镜像不断往前拉,这个弟子一日内的行踪尽数在他面前播放,然后,他注意到一个陌生女修,是她用灵石收买了弟子。

    手中灵力涌现,点点灵力化作女修的模样,隔空传送到兰溪的面前。

    再次打开灵讯玉简,【帮我查查这个女修。】

    兰溪震惊,【你该不会是想通了,舍得看别的姑娘了吧?】

    【兰溪,这并不好笑。】

    【我可不是在讲笑话。】好吧,看样子,裴谨是不可能看别的姑娘的。

    【明早给你答复。】

    【多谢。】

    过了一时半刻,裴谨又言:【若是找到,不必告知与我,处理了便是。】

    态度漠然,一言便定了人的生死,和众人认识的凝华仙君仿佛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兰溪自少年时就和他相识,对他的性子虽然再了解不过,可有时还是会对他的言行感到心惊。

    【那女子做了何事?】兰溪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他等了等却没收到回答。

    以前他并未看出裴谨有何不同,他温和耐心,待人接物也极为有礼,可相处久了,他才发现他内心极其冷漠。

    就仿佛只是罩了一个温和的壳子,身躯里面依旧是冰凉的坚冰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